全国服务热线:

0539-8299395

源头节水,集约倒逼转方式

2019-09-10 08:57:50 Arthur 12

经过多项建设,沙雅县农业高效节水增收试点项目区内正逐渐形成“田成方,林成网,渠相连,路相通”的格局。 图片由沙雅县委宣传部提供

新疆日报讯(记者刘东莱报道)这是一场至关重要的变革。人均耕地面积、农业组织成熟程度、现代农业思想意识与北疆殊异的南疆,农业现代化道路到底该怎么走?作为自治区重点改革试点项目,2017年,沙雅县渭干河灌区农业高效节水增收试点工作开始实施,为南疆建立现代农业体系探索可复制的道路。这万千渠道聚起的农业变革,意义深远。

高效节水基础先行

截至目前,沙雅县已完成45万亩高效节水面积建设。“今年将完成50万亩建设面积,主要是产棉区,涉及7个乡镇132个行政村。”9月3日,沙雅县水利局局长郑伟说,“最终项目区将形成‘田成方,林成网,渠相连,路相通’的格局。”

“田成方”,正是南疆农业建立现代化体系面临的首要任务。事实上,碎片化是南疆农田的重要特征。

同时,倘若以水平仪测量南疆农民拥有的地块,就会发现千百万亩被田垄隔开的土地大小不均,高低不平。“现代农业,规模化经营是关键,但碎片化、高低不平的小块耕地,根本无法实现规模化种植。”郑伟说,“所以对我们而言,建立现代农业体系,土地平整是前提。”

50万亩高效节水试点项目的落地,开启了沙雅县农业变革的大幕。沙雅县在项目申报前期,用将近一年时间,完成了全县耕地的确权登记,并在拟报项目区所在地,对极个别不愿意进行土地流转的农户,进行了同等类别土地地块的置换。

“在土地确权过程中,干部们向农民全面阐述了项目区内关于土地平整、土地流转、成立合作社乃至企业统一经营的一系列规划。”沙雅县红旗镇镇长塔伊尔江·伊米提说。

地块性质分明,权属清晰后,大规模的土地平整开始了。可这部分并没被列入项目资金内,新疆利华(集团)股份有限公司因此进入了公众视野。

“对我们而言,要整合产业,土地平整是第一步,否则后续的机械化根本无从谈起。”利华集团下属沙雅利华现代农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林山说,“虽然是高效节水工程,但光有‘水龙王’不行,‘土地爷’得先动起来,否则项目落不了地。”

做思想工作并不容易。在红旗镇喀什托格拉克村,家中仅有7亩地的布达依谢木·阿希木心怀忐忑。“他们说平整土地要把低的地垫土,高的地铲薄。一动地里的土,那地还能长出东西么?还说要用合作社管地,村里几千亩地,合作社才几个人,管得过来吗?”

可最终她还是接受了土地的平整和流转。“好多人都同意了,这么大的事儿,我确实担心,但想跟大家走着看看。”

截至目前,利华集团已与沙雅县政府合作,平整土地40余万亩,“田成方”因此成为现实。公司自身流转土地20万亩左右,其余20万亩平整的条田,为各个村庄以土地为资源进行农业改革,提供了基础性支撑,也为沙雅县探索“企业+合作社+农户”“合作社+农户”“家庭农场+农户”的运营模式提供了先决条件。此外,破垄合田之后,除去林带和路,项目区内土地利用率提高了10%。

在红旗镇喀什托格拉克村,平整过的土地采用滴灌系统,由合作社统一经营,大大降低了人力成本。 □图片由沙雅县委宣传部提供

用机制盘活用水格局

大规模土地平整和流转工作进行的同时,渠道防渗、滴灌工程、测量水设施和信息化建设根据实际情况次第展开。这些基础工程,市场早已有着成熟的产品和指标体系。在项目资金的强力支持下,沙雅县采取高标准的建设模式,让整个农田面貌焕然一新。

在努尔巴克乡振兴村,由干支斗渠组成的新式防渗渠体系,串起大片远远舒展开去的条田。泵房则提醒着人们,这里每块地都配置着携带精准计量设施的滴灌系统。棉田边是平整宽阔的机耕道,大型采棉机可以非常轻松地行驶其上。

农田设施直观地显示着项目区的变化,这背后是各项水利机制的建立和完善,以及由此带来的高效节水增收试点项目的稳健推进。

落实水资源总量控制和定额管理;建立初始水权制度;健全农业水价形成机制;组建农民用水合作社;开展小型农田水利工程产权制度改革;落实节水补贴政策。通过在项目区全面建立以上六项机制,沙雅县将整个村一级水资源和水利设施运营格局盘“活”了。

其中最关键的是建立初始水权制度、组建农民用水合作社,以及开展小型农田水利工程产权改革。“这三点让所有机制和规定在基层的落实有了抓手。”沙雅县水管总站副站长任群星说。

“虽然要求水管站进行精确管理,但水管站才几个人,哪儿管得过来?乡长和村委会主任的事情也特别多,他们也管不过来。”任群星说,“所以在村一级,对农业最重要的水,管理实际上是松散无序的,甚至有些地方就没人管,水在村一级是平均分配,不管你种啥,一亩地水费就那么多。”

不止如此。对农民而言,只有在浇水时,“水”才和他们产生关联。“农田水利系统最大问题之一就是各方没有形成利益共同体。党的十八大以后,水利投资不断加大,新修建了很多末端渠系,但建起来容易,后期维护特别难。”任群星说,“农民认为这是公家的东西,和自己无关,不愿去维护,争水时扒水口的事常有。总之很多地方的末端渠系建好就等着坏,坏了就没人管。”

如今情况发生了根本变化。海楼镇乔格铁热克村农民用水合作社理事长哈力克·艾萨拿着一个红色的证书说:“这是沙雅县小型农田水利工程产权证,拥有者是用水合作社,全村农民都是合作社社员,所以现在大家都知道,地头的渠啊、泵房啊、滴灌设施啊都是大家的财产。我们通过村民大会,对合作社名下农田水利工程的维护和破坏建立了相应的奖惩机制。现在大家都愿意维护,还会互相监督。”

家里的“沙雅县农业灌溉用水水权证”,则让乔格铁热克村农民吐尔洪·热尕克清楚地知道自己拥有多少水。“我家有17.6亩地,每年给我核定的总水量是8148.8立方米。用超了,我就得用更多的钱买水,用不完,根据节省下来的水量,会得到奖励,种植合作社或者企业也一样。大家当然都不想用超,想节水啊。”

沙雅县一开始就采取了建立农民用水合作社的方式。“合作社是在工商部门注册的企业性质的机构,这一组织形式为后面的水权交易、田间管理以及借助农田水利工程产权进行贷款融资,打好了市场化基础。”任群星说,“目前我县建立了150个村级农民用水合作社,项目区内实现了全覆盖。”

产权制度的变革和农民用水合作社的成立,极大缓解甚至解决了末端渠系维护的问题。“企业和种植合作社要流转我们的土地,必然会使用我们的水利设施。农民用水合作社按照每年每亩5元的价格收取使用费,这笔钱就用来维护全村的水利设施。”哈力克说。

从土地平整到基础设施建设,再到用水各项制度体系的完善,沙雅县实现了项目区内软硬件的有效结合,推动了从源头节水。当“土地爷”和“水龙王”共显神通时,广袤棉田里的产业体系和农民的生活状态,发生了质的变化。

努尔巴克乡振兴村棉田边平整宽阔的机耕道旁,水利工作人员在察看新式防渗渠(8月12日摄)。记者尹小军摄

水到渠成的产业体系

吴永丞,这位沙雅钵施然智能农机有限公司高级经理对未来充满了信心。“我们几乎是和沙雅高效节水项目同时落地的。公司主要生产3头和6头的采棉机,光采棉机的专利就有20多项,同时兼生产各类农业机械。”吴永丞说,“沙雅县通过土地置换流转,零碎土地得到了整合,现在条田面积基本都在二三十亩以上,而我们的3头采棉机,在20亩的地里就可以充分作业。”

当以钵施然公司机械为代表的农机在田里行驶时,曾经忐忑的布达依谢木彻底放下心来。“原来几个人真的可以管几千亩地,机械化种植和自己种完全不是一回事啊!”布达依谢木参加了喀什托格拉克村棉花种植专业合作社,“我管了100亩地,特别轻松,一年光这一块收入就1.6万元。”

更加精细化的管理形式应运而生。与布达依谢木同在村里忙碌的,还有新疆尚善农业科技服务有限公司的技术员杨建民。“我们公司为以泵房为主的农田水利系统提供管理维护服务,目前管理1.2万亩土地。种植合作社和企业不需要操心水的事儿,他们可以专心种好自己的地。”

利华集团更实现了自己全产业链的战略构想。“通过20万亩土地流转,我们从田间种植管理,到轧花厂,再到纺织厂,建立了完整产业链。”新疆利华棉业股份有限公司党支部书记胡保俊说,“这大大提升了棉业产品的品质。”

在沙雅县,以前种植的棉花有上百种,良莠不齐,绒长、码值也各不相同,对下游纺织厂造成了诸多困扰,且无法克服。几十万亩土地分散在小农户手里。而让几千户农民按企业标准种一个品种,基本不可能实现。

“现在我们流转过来的土地里就种两个品种,并且通过价格杠杆,对项目区内其他合作社品种进行引导,标准化种植和品种的统一,让终端产品质量大幅提升。”胡保俊说,“同时企业管理更规范,也更好监管。比如我们的地膜一定是厚度在0.1毫米以上的标准膜,方便回收。科学施肥、精准用药等措施也保证了田地的生态安全。”

产业日臻完善时,更多农民走出了田地。在钵施然公司车间,塔里木乡拜什托格拉克村的艾则孜·热西提正在忙碌。“这采棉机好,我家棉田也在用,合作社管着。我在这里每月工资最少5600元,最多时可拿到7000元。”

在努尔巴克乡振兴村,记者问村委会主任林永国,那些流转土地后的农民都在干什么。他哈哈一笑,手往远处一指:“打工去啦!赚钱去啦!总之不在地里弓腰啦!”


标签: 节水灌溉